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ufei2008715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喜好文史,酷爱书香,崇敬历史上所有重气节,有骨气的人物,对镇压长毛挽救中国文化的曾公佩服得五体投地。

网易考拉推荐

[性情教育]喜耀粤西:一所承担传统教育使命的学校[林俊敏]  

2010-10-12 16:07: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性情教育]喜耀粤西:一所承担传统教育使命的学校[林俊敏]

他山之玉 2010-10-10 17:44:43 阅读8 评论2   字号:大中小 订阅


 

引用


小茵[性情教育]喜耀粤西:一所承担传统教育使命的学校[林俊敏]
       这是一所与众不同的学校,这是一所以无比愿力铸造起来的学校,这是一所充满了无私的爱的学校。

如果从奠基之日算起,这所学校还不到十岁,如果追溯其渊源,那么这所学校已有近百年的沉淀,她的理念,起源于现代新儒家大学者唐君毅先生,它的事业肇始于当代新儒家实践者霍韬晦教授,然后是一群收到感召的学生,文化人不计回报地他们的心血,而最终培养出了一届一届讲忠信,讲孝悌,知礼仪,有爱心的学生,培养出了一届又一届既有人文素养又有完整人格的学生。

办学者追求的不是效益,所以他们他们没有选择经济中心城市而选择了民风淳朴的山城:人学者得到的不是知识,尽管这所学校的毕业生考出了当地最好的成绩---光是这两点,已让这所学校与中国绝大多数的学校区别开来,甚至有别于全世界所有传播知识为主题的学校。

从一位大儒(唐君毅)的文本理论,到一位教育家(霍韬晦)的身体力行,再到众多追随者的戮力以赴,几代人的心血既让二十一世纪全新的教育理念—性情教育---付诸行动,也让所有入学受教的少年儿童得到了性情上的开发。

这所具有上承传统,下开未来的学校,就是喜耀粤西学校。

百年渊源

喜耀粤西学校的教育理念,其根本来自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继承和西方文化的反思。

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来,现代新儒家大学者唐君毅先生亲身经历了中国人四散移民、民族花果飘零、文化岌岌可危,时常痛苦于人心经不起现实世界的考验,而悲叹国人错认西方文化为救国之本。唐氏著述千百万言,深切反省东西方的文化问题,呼唤中国人必须长养志气,回归人的心灵,重植中国文化的根,重建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与理想。

在唐先生影响下,其及门弟子霍韬晦身处世纪之交,亲历了人来从战场杀戮,市场竞争,亲历了当代教育的功利化与沉沦,遂投身于文化教育事业,先后在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开办了人文研究所与后大学教育。

霍氏认为,要治疗当代社会的病症,只有从教育下手,以教育工作,唤醒人性,克制私欲,把人内心对价值的追求意识体会清楚,才能重建支离破碎的价值世界。“内有所根,外有所立,方不为眼前云烟所转。时代的苦难已深,西方文化所带来的现代歧途已极,必须回头,医治人心,特别是青少年的心。”

正是在这样的理念背景下,霍氏觉得应该将文化教育工作由研究与后大学教育推向普及教育,由海外回到中国,因此他回到了故乡佛山,但在和当地有关部门商谈时,当地有关部门希望霍氏筹建的却是一所面向港澳台企业家子女的贵族学校。

“这不符合我办学的理念。”霍韬晦教授说:“我回到中国来,因为这里是中华文化的根,我要教的是中国的学生,而不是局限于来自海外有钱人的子弟。”

在一个机缘下,他遇见了当时罗定市的市长李尧坤,李尧坤对霍氏的教育理念与独到眼光倍感兴趣,深具慧眼的罗定市政府立即拨地邀请霍氏办学。正是在这样的机缘下,霍氏的“性情教育”进入了偏远的粤西山城,喜耀粤西学校诞生了。

 

举步维艰的建校历程

理想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落差。

一九九九初夏,当时的喜耀教育文化基金代表陈秀玲受霍韬晦委任,为监督喜耀粤西学校建校以及筹备九月开课而抵达罗定,成为喜耀教育文化基金驻罗定的代表。陈秀玲是在理想的感召下来到这座相对于香港落实困难之多之大还是远远超出她的意料。

“我心里很清楚,正在赶建的学校,不是一所普通的学校,不单只是传授知识,不单只是提供良好的校舍和齐全的设备,它更是性情教育在中国大陆的起点,将来受惠于这座学校的不止于学生,还有学校的教职工,学生家长,甚至包括所有接触过它的人,包括整个当地社会,包括临近的省市。”陈秀玲回忆说:“我知道这是一所有使命的学校,所以我所承担的也是一项有使命的任务。当时的我可说是不知天高地厚,只凭一腔热情,全力以赴,但几个月下来,所经所历之艰难实非事前所能想象。”

建校期间,负责义务设计的是香港的龚启源建筑师和吴智豪建筑师,方案交由罗定当地的设计院制图,工程从三月初就开始。按原来的计划是希望工程能赶得及在九月开课之前完事,但结果未能如愿,工程到十一月才竣工验收。

“工程进行期间虽然得到罗定市有关部门的合作,但当时在罗定这类比较偏远地区的施工质量与施工规范,与香港仍有一段距离。”建筑师龚启源,同时也是校董会成员,回忆说:“要把我们的要求的让设计和施工单位明白,在沟通上实在颇费劲。”

施工队伍对喜耀教育的质量要求并未能掌握,往往需要花很多时间加以周旋,甚至每夜发传真给香港建筑师跟进修正,以解决施工上的小节和困难。单单为外场砖、门楼石等的选材,陈秀玲等就跑遍了佛山和云浮。而在这段时间内,陈秀玲还必须负责举步维艰的招生事宜。

不被理解的教育理念

如果说,建校期间的劳累来带到了只是身体上的疲倦,那么更让人难受的是连办学理念 也遭到周围人的不理解。

从过海关开始,陈秀玲就遭到质疑。当时海关的工作人员见到喜耀小学的宣传招生章程。问她们要到哪里办学,陈秀玲回答罗定,海关工作人员的第一反应就是“罗定?这么穷!”

“你们外来的教师听说年薪都过百万,是吗?”

陈秀玲当时就想:“如果我是为了这些的话,那我当时应该身在海外,而不是罗定。”

不少人更质问,:“为何你们不选择珠三角或其他较富裕的城市办学?那样收益不是更佳?”

面对这些陈秀玲只有苦笑,当时她心里说:“如果我们计较利益,这个教育理想根本就不会出现。”

“当时许多工作单位,供货队伍都认为我们是来自香港的大财团,有能力建一所新颖的学校,亦应理所当然地支付比本地人高出很多的费用。”陈秀玲说:“他们在言语上、行动上都在否定我们纯粹办学的心。”

当时没有人相信,甚至到今天都没有人相信,一个和罗定毫无关系的人,愿意无条件的到这样一个偏远的山区来办学。难怪在第一次办学消息发布会上,有家长问霍教授:“你是罗定人吗?”

“不是。”霍教授答。

“那么”发文者的态度很肯定:“你的妈妈一定是罗定人。”

“也不是呀。”

“那就奇怪了,”发问者大惑不解:“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

“由于地处偏远山区,应试教育的观念根深蒂固,教育被视为脱贫入富的不二法门。”喜耀粤西学校的第一任校长颜国伟博士回忆说:“他们对于有深厚历史渊源的性情教育,反而诸多怀疑,甚至造谣。”

不过他们知道,要改变这种猜疑,考的不是口头上的言语,而只能是实际的行动。

 

破冰后的转机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日,喜耀粤西学校举行奠基礼,出席的政府领导包括:省教育厅李庆沅副厅长,云浮市委常委赖斌秘书长,罗定市长李尧坤,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特派专员陈子敬。出席的校董会成员霍韬晦教授、学者曹子锵先生、黎斯华博士、龚启源建筑师等。

同月十八号,香港以及新加坡“喜耀生命”高阶课程第七届同学为支持喜耀粤西学校,在香港尖沙咀海洋皇宫大酒楼主办“二十一世纪的希望—性情教育”慈善筹款晚宴,主礼嘉宾为香港律政司司长梁爱诗,出席嘉宾包括香港教育署署长罗范椒芬、香港立法会议员黄宏发、罗定市副市长崔逢池等。

奠基仪式与筹款晚宴的规模不可谓不大,格调不可谓不高。但与之相比,社会上却还不能理解这项教育事业的意义。

喜耀粤西学校开办之初,社会上各个层面都充满了质疑的声音,人们似乎习惯于用怀疑的心来看待新出现的事物。

“这真的不是一个骗局吗”

“有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们的办学费用这么高,怎可不牟利。”

在一片质疑声中,喜耀粤西学校第一个学期只招到了十八个学生。且不论由罗定政府所拨给的那片土地,以及有关部门的热心配合,就当以在建筑费用上的七百万巨资而言,对普通的办学者来说都已经是很大的压力。如果是商业投机行为的话,那么在这样的境况下恐怕早就开始畏缩了。但是喜耀人没有。

“我们的目光是很长远的。”霍教授说:“我们不像普通人,仅仅看到眼前。”

以霍氏为中心,海内外关心中国文化、教育事业的热心人继续为这座性情教育的实验田筹款、出力。

二000年春节假期内,在严寒的天气下,香港喜耀同学与学校的老师组成不同的小组,到不同地区作家访并宣传喜耀粤西学校的招生讯息。那是一次上百人的集体行动,大家冒着风,冒着雨,认着寒冷,克服陌生,在街巷之间穿走,让家长和民众第一次为他们的精神所感触,并开始破冰一般地对喜耀粤西学校的办学宗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要问我们今天是否成功。”霍韬晦教授说:“只要问我们今天是否已经尽力了!”

喜耀粤西学校的开拓者后来回忆说,如果没有这种精神在背后支撑,那么这座学校绝对走不到今天。

如今,喜耀粤西学校已有在校学生七百多人,其中还有部分学生来自广州、深圳等经济中心城市,甚至香港、新加坡,也有家长千里迢迢、跨越边境地将子女送到这里来读书。

就在中国大部分家长都还岌岌与将孩子送到海外留学时,这所粤西的学校(目前仅是中小学)已开始立足中国、进行文化输出了。

 

要教育好孩子先教育好老师

喜耀粤西学校所倡导的性情教育与大陆现有的教育理念大相径庭,所以性情教育一进入中国大陆,大陆固有的教育理念势必受到冲击,而首先受到冲击的人群还不是学生,而是教师。喜耀的教育理念虽然发动于香港,但并没有从香港空降整套教师系统,因为这样做既不现实,也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可推广的教育模式。喜耀的教育方法,是从本地教师队伍中选拔精英,然后让这些教师队伍的精英接受霍韬晦主持的喜耀生命培训,由这些已经能够注入新式教育思想灵魂的本地教师作为喜耀粤西学校的主干队伍。因为霍氏相信,必须是先开发教师的心灵,让教师能够不断地发现孩子的心灵,然后才能形成教师触动学生、学生触动教师的和谐互动。

不过对当地教师精英来说,在接触到喜耀的教育理念之后,要将这种向往化为行动还有现实困难这一关要过。

喜耀粤西学校的现任副校长、当时的应聘教师廖穂磊回忆说:“当时听说我由公办学校”冒险”到民办学校应聘,身边的人都表示不理解甚至反对。”廖穂磊的母亲说:“你辛辛苦苦才争到一个”铁饭碗”,现在却要去换一个”泥饭碗”,为什么呢?”廖穂磊的朋友则问:“你有名(当时廖穂磊已是带过十多届毕业生的省级优秀教师),也有利(当时穂磊是毕业班的老师所以福利多),为什么还要去一个民办学校呢?”甚至她原本学校的领导也说:“你是学校的”顶梁柱”,学校待你也不薄,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廖穂磊却还是克服了这些困难,在二OOO年九月成为喜耀的一分子。不过,不同的教育理念,不同的工作方式,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和挑战。“往日我在公办学校教的是初三毕业班的学生,他们已经定性,他们已经定性,只需要关注他们的知识掌握,确保他们升学成绩好就行。”廖穂磊说:“但来到喜耀之后好像一切都的从头开始。”

因为这时候喜耀粤西学校先办的是小学,所以廖穂磊面对的一群活蹦乱跳的小孩子,其中有不少还是在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皇帝”,甚至连鞋带松了也只会把脚伸到老师面前。更有的孩子因为不习惯新的校园而哭泣、闹别扭。

廖穂磊说:“面对这些情况,我忽然觉得自己十几年读的书都没用,觉得自己十几年的教学经验其实等于零。”

“无可否认,直到今天,我们都是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长大。”喜耀粤西学校现任副教校黄雄波说:“我们很习惯,很自然地就会用这种压力、这种方式去对待我们的学生,以至于学生之间甚至会形成一种对立的关系。”

面对教师的这种情况,无论是初任校长颜国伟,还是继任校长陈可勇,都以言传身教的方式,来让这些新老师体验到如何用心去感受孩子们的心,如何以自己的爱心与耐心,让进入喜耀粤西学校的孩子真正的开心读书、开心生活。

黄雄波在喜耀粤西学校建校六周年时追溯了一下他所带的学生,他觉得很庆幸,“因为没有多少这样的痕迹刻写在我的学生的脸上。”他认为,自己能做到这一点和喜耀粤西学校的教育理念、管理理念有着深刻的关系!

在笔者面前,副校长黄雄波试图梳理他在六年中在学校获得的启示,而这启示也正是他们对待学生的态度:一,学校不会让任何一个学生受到忽视和歧视(而正是许多过分重视应试成绩的“名校”常有的现象);二,学校不会让任何一个学生失去学习和做事的信心;三,学校会让每个小朋友得到尊重;四,学校会让每一个小朋友有表演和发挥的空间…..

“一定要进行正面教育,行要行得正,坐要坐得正!”喜耀粤西学校前校长颜国伟牢记霍教授性情教育的第一课,就是“无论行、坐、卧都的有规矩,待人接物有礼,懂孝顺,这就是性情教育!”

孩子得到了什么改变

二00八年六月的一个星期一,笔者应喜耀粤西学校校长陈可勇之邀,在早晨六点多就来到学校门口,和教师们一起迎接学生回校。

“站在那里,看到我们的学生,你一定会有所感触的!”陈可勇很有自信地说。

喜耀粤西学校采用的是半封闭式教育,大部分学生是周接生----也就是每周由家长接送一次、平时住校的学生----不过这一点并不特殊,很多私立学校都是这样的。让人别有感触的,是学生们的规矩和礼仪。

“廖校长好…..老师好……”看见笔者陌生的脸,学生们习惯地称我为老师,同时行礼,我也学着站在校门口的校长、老师向他们回礼。

因为是星期一,按例有升旗仪式,国歌并非奏响,而是在本校音乐老师顿挫有力的指挥下由学生们一起高唱。和其他学校不同的是,国歌之外,又有由霍氏作词的校歌。学生们依礼而至,依礼而散,所有的事情都进行得次序井然。

升旗仪式之后,已经吃过早餐的高年级学生回到教室,而这时正是幼儿园班的早餐时间。笔者和孩子们一起进餐,这些在家里还是小皇帝、小公主年龄的孩子,在这里却展现着一种独立的精神,进餐之时既不哄抢,也不吵闹,而是依礼用普通话或英文向在场的师长同学问好,用餐完毕,自己收拾餐具到餐具回收处分类摆好,然后依礼离开。看到这一切,笔者感觉自己又受到了一次教育。只有来到这里,亲眼见到的人才能感受到:学生们的这种规矩后面已不是工作流程般的礼貌,而是蕴藏着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展现了一种丢失已久的教育理念,那就是寓教育于生活当中的精神。

在这种精神的潜移默化之下,学生们首先改变的,是他们的生活态度。

“我的孩子回家后居然主动做家务!”一位家长説。

“我的孩子会来逗我笑。”一位母亲说。

“现在我的孩子,让我少操心多了……”一位奶奶说。

这些都只是生活上很小很小的细节,但正是这些细节汇聚成了生活的和谐与欢乐。此外,还有一些学生家里遭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但他们竟也能在磨难中走出来,而不至于在厄运中扭曲了自己的心灵。

“自从民主、自由、人权以其神圣的姿态登上政治舞台,继而向上,向下发展,终于把人类数千年来建立的家庭文化的根基也挖掉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完全平面化:表面平等、人人独立,实际上孤单,每人都要自己承担选择的责任。为了逃避批评,保护自己,人人都被迫运用理性所赋予的功能互相撑拒;美其名开放,其实内心一点也不开放。”霍氏认为:“在这种文化之下,教育完全失败。加上消费社会的物质诱惑,本能泛滥,资本主义所设定的价值观念:功利主义与享乐主义,完全合理化,人的微弱的良知与性情完全被摧毁。而要正本清源,必须重振中国文化生命教育的命脉,重整家庭道德,重建家庭成员的亲爱关系。

“道德不是形式,不须要以现代理性包装。道德须要有立足点,这立足点也不在人权,而是人内心中一点爱。爱谁?就似乎爱你最亲的人:从这里开始去扩阔你的爱心。”霍韬晦说:“孔子当年为什么支持周文?他不喜欢封建,而是一切制度立足于”亲亲“,亦立足与人内心的性情。开发性情,才有爱,才有课践行的制度。”

喜耀粤西学校是霍氏教育理念的践行成果,漫长的八年一步步走来,从喜耀粤西学校走出来的学校,然霍氏感到自己的理念并非空头文字,不是纸上谈兵。所以从喜耀粤西学校毕业的第一届毕业生,有百分之六十考上了当地重点高中,而第二届更达到了百分之八十,这个数据远远领先于当地原来升学率最好的初中(约百分之二十)。而更见教育功效的还在成绩之外,那就是从喜耀粤西学校毕业的学生都有健全的人格和健康的世界观。

霍氏认为,少年儿童的教育问题,归根到底不是少年儿童本身的问题而是大人的问题,“小朋友白璧无瑕,愿意学好,就看父母愿意给他什么样的教育。”他认为,近代以来的教育、学校体制是从西方移植过来的。这套体制的主调是知识教育和才能教育,方法是按儿童的材质加以诱导,欲不作人性论上的预设。

“这是一种经验主义的教育哲学,也是一种高扬理性功能的教育方法,所以他们能出科学家、艺术家、资本家,甚至伸张意志的英雄,但却不大能产生讲内在修养的君子、善体亲心的孝子,和承担时代气运的读书人。”霍氏说:“但真正需要的,以及我们真正要培养的,却正是有行动力、有承担力的读书人!”

结语

霍氏认为,文明其实在倒退,“尽管知识和技术进步,但最后都是为市场服务,由市场来决定取舍;换言之,我们这个社会只有市场价值,再无其他高尚价值。什么忠孝仁爱、礼仪廉耻,早已扬之脑后,更何况是人对超越世界的认识,人对历史文化的继承?!

他认为之所以会产生这种现象,是因为我们活在消费社会,消费社会就是由消费来运转,并通过市场来进行。人和人的关系只有买方和卖方,物品价格由市场决定:人的价值也一样,努力读书和考取学位,只是为了把自己卖得好价钱。

“在这样的思想主导之下,我们的孩子学识包装自己,取悦“买家”。他们首先丧失个性,然后丧失理想,没有理想的人哪里会有坚持?哪里会有独立的人格?消费社会的价值观使一切都向钱看:有钱,便可购买一切;有钱,便可以出售自己的人生……但消费社会还有更厉害的一招:就是没有钱,仍然可以廉价地售给你一个空想。这就是我们的孩子彻底被扭曲的原因。”

因此,霍氏提倡性情教育,办喜耀粤西学校正是他将这种思想付诸实践的体现。

“救救孩子吧,趁我们还有洞察力的时候。机会过去,来的恐怕是长夜。”

这已经不是学术研究的题目,而是呼声,是所以爱护下一代的人的呐喊,而当这呐喊和喜耀粤西学校的实践成果合在一起,又让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做动很难过么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